澳产品出口附加值大降 澳贸易部长:想跟中国对话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澳产品出口附加值大降,澳贸易部长:想跟中国对话

 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(ABC)24日报道,新上任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·特汉23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已致函中国高官,希望为打破当下的僵局提供机会。

  有外界猜测,特汉致信中国高官,可能试图修复与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。但中国学者于镭24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最近一段时间的中澳关系发展来看,澳方此举可能只是单方面出于经济利益考虑,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善两国关系出发。

  演戏给国内外看?

  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23日称,去年12月上任的特汉透露,他给中国高官写了一封信,希望重新建立对话渠道,解决双边贸易争端。特汉没有透露是否在信中敦促中方停止对澳大利亚商品的进口禁令。不过,他专门提到了对华煤炭出口问题。他称,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希望中方取消对其煤炭进口的禁令。数十艘煤炭运输船的船员仍然被困在港口,考虑到商业上的安排和船员的福祉,他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特汉还声称,政府专注于双边解决煤炭争端,但也不排除将来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。

  特汉转任贸易部长之前,在莫里森政府担任教育部长。他在任上曾成立反外国干涉特别工作组,审查大学与外国的合作,有媒体认为此举矛头是指向中国。不过,他成为贸易部长之后,在对华态度上或将更审慎。但这也不是莫里森政府第一次就中澳贸易争端向中国提出对话要求。据澳媒报道,自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大麦征收反倾销税以来,包括前任贸易部长伯明翰在内多位内阁部长均提出过通话请求,不过被中方拒绝。

  中方多次明确提出,澳大利亚一直对中方充满偏见,把中国发展视作威胁,是中澳贸易关系恶化的根源。不过,莫里森政府并不想从中澳关系的高度看待这个问题,只想从技术上解决双方的贸易争端。特汉的对话请求,目前看也没有超出这个范围。

  山东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于镭24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新上任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之所以有上述举动,首先是想在政治上争取主动,在世界舆论场争取话语主动权;第二,向澳国内展示出为相关从业者争取福祉的姿态,然后把责任推给中国,“这可能是在演戏给国内外看,争取舆论支持”。

  澳产品出口附加值大降

  ABC称,随着两国关系恶化,澳中陷入多个贸易纠纷中。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和大麦遭受了中国的反倾销反补贴制裁,澳洲龙虾、牛肉、棉花和木材的出口也因各种原因遭到延迟清关和禁运。

  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称,2020年中国对价值超过200亿澳元(约合人民币1000亿元)的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实施“禁令”。得益于铁矿石价格的暴涨,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受损比预期小,2020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货物出口价值为1480亿澳元,与2019年相比下降60亿澳元,降幅约4%。

  但澳大利亚在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上的收益,并不能弥补其他行业的损失。尽管莫里森政府鼓励澳大利亚企业出口多元化,从中国市场转向其他市场,但这也导致一些澳大利亚产品的出口附加值大幅下降。当地媒体报道称,中国实施反倾销调查以后,澳大利亚的大麦正在以折扣价出售,用作沙特阿拉伯的羔羊饲料和其他市场的牲畜饲料,而不是用于青岛啤酒和其他中国啤酒厂,这大大降低了澳大利亚大麦的溢价。此外,葡萄酒、龙虾行业也遭受了类似的冲击。

  当地舆论普遍认为,如果不能和中国修复关系,澳大利亚2021年的出口前景不明。香港《南华早报》报道说,如果中澳爆发全面贸易战,根据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的建模数据,如果两国贸易减少95%,澳大利亚GDP将损失6%。而2019年该国的GDP总量为1.4万亿美元,因此澳将损失840亿美元。


  找不到比中国更好的市场

  澳大利亚“对话”网站称,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可能会给中澳关系带来转机。澳大利亚想要寻求一个替代中国的市场,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,澳方不会找到一个比中国更好的经济体。中国的经济逐渐从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,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,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会占全球增长的1/4。中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签订了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。RCEP的目的是进一步实现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,这个协定为澳中关系重启提供了一个机会。

  于镭表示,澳方很多学者表示,特朗普下台了,但“特朗普主义”留在澳大利亚。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以后,很多政策没有推行,局势并不明朗。澳大利亚现在的试探性举动有几方面考虑:第一,美国换了领导人,澳在对华政策上想先探探中国的风;第二,经济方面的考虑即“半脱钩”,只要中国市场不要中国投资,也要减少中国商品的进口。于镭称,如果澳大利亚真的要改变两国经贸关系,也要看看对中国投资是否解禁,不能只要求中国单方面解禁。

 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 木子西 本报记者 张旺 ●辛斌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来源:新浪网